網站群導航: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理論研究>理論前沿

拋開快慢爭論,換個角度看改革

http://www.beatboxxx.com 點擊次數:?  2013-04-16 

大部制改革方案引來大量評論,其中有一些是相互矛盾的。很多評論者希望大部制改革帶來政府職能的實際轉變,尤其是多一些政府對市場的放權。但當官方表示鐵道部拆分成鐵路局和鐵路總公司之后,票價將接受市場調節,輿論又立刻反對。因為這很可能帶來鐵路票價的上漲。

這就是中國改革現實難度的一個寫照。強烈要求中國鐵路市場化和最關心票價穩定的并非同一個群體,但這些訴求會在同一個時間擠到中國改革的日程表上,登上輿論最突出的位置。最成功的改革是能夠同時實現這兩個目標,或者在二者之間做到公眾滿意的平衡。

然而未必所有改革都能這樣幸運。很多改革者只能追求實現最主要的目標,并努力得到社會主流力量或相關主要力量的支持,而不能奢望社會輿論的普遍滿意度。

目前對于政府放權,社會的共識度相當高。一是因為這是中國進一步發展市場經濟的客觀需要。二是它有利于限制政府權力,減少官員的腐敗機會。改革只要是朝著這個大方向走,就是順應時代潮流之舉。

但放權應放到什么程度呢?問題就來了。這是個“技術性問題”嗎?官方一定認為是的。但會有一些人把它“上綱”成政治問題,認為一旦放權的速度和尺度達不到他們的要求,就是利益集團在從中作梗,就是改革者缺乏真正的誠意。

現在批評改革“太慢”的聲音很強,它們已對政府的具體改革設計構成壓力。主張改革盡可能快的人,往往更注重改革的結果,而不太在意改革的過程。而改革的結果和過程對社會都很重要,政府必須同時對它們承擔責任,這不像一句托詞。

現在的問題是政府沒有能力向輿論證明,它所制定的改革速度是這個國家各種利益平衡之后的最佳值。輿論的質疑很尖銳和頑強,其中有一種聲音很典型,即認為發改委的職能不轉變和削弱,大部制的調整只是政府權力在部門之間的搬家。

改革快和慢的爭論很難有輸贏,因為站在不同的利益位置甚至信息位置,都會對改革快慢形成不同的感受。更何況這本來就是個說不清的問題。

我們或許可以試著換個角度探討。在改革早已啟動并運行30多年后,新的改革主要靠發動者強勢推出來,還是主要靠前面改革積累的現實沖出來。這兩種改革當然不是對立的,但“力排眾議”的改革和“順勢而為”的改革還是會有所不同。

當今天改革的觀念已經深入人心時,特別是在民主有了很大成長之后,或許“順勢而為”更容易成為改革者的選擇,也會在更多時候成為改革的真實情形。因為勢的積累是改革現實需求的積累,也是民意的積累,當勢足夠大時,改革在今天的中國已不可能不發生。當一些改革“推不動”時,或許并非真是“利益集團”作梗,或者不僅僅是這個原因,很可能是因為發動這項改革還不成熟。

本次大部制改革的目標就是向市場、社會放權,但究竟能放到什么程度,這不僅取決于設計方案,而且取決于改革的實踐過程。不僅取決于政府有多少改革決心,而且取決于市場和社會發育到了什么程度。它一定是中國社會波瀾壯闊的改革大互動,輿論的支持、抱怨和指責在促使這個大互動更加緊湊。

只要輿論足夠開放,所有政府都會顯得相對保守,左顧右盼,政府不大可能跟輿論比“勇氣”。但政府一定要對改革的真實效果負責,而一個好效果的形成,決離不開改革實際快速和堅決的貢獻。


信息來源:河北機構編制網
責任編輯:張燕
  美女任你摸-美女禁区-美女销魂